用户登錄投稿

中國作家協會主管

《舞蹈風暴2》收官,總冠軍謝欣“跳進了觀眾的心裏”,落“滬”六年多的她説—— 上海見證中國頂尖女舞者“30+”後的進階與閃耀
來源:文匯報 | 宣 晶  2021年01月12日08:07

上週末,熱門綜藝《舞蹈風暴》第二季迎來“終極之戰”,頂級舞者們再度激情碰撞,最終謝欣以《一個舞者的獨白》斬獲總冠軍。謝欣是中國現代舞壇最活躍的藝術家之一,曾獲中國舞蹈“荷花獎”金獎、德國漢諾威國際編舞比賽銀獎和最受歡迎作品獎。在謝欣看來,中國現代舞在世界範圍內吸引着越來越多關注的目光,而上海則成為了優秀舞者新的聚合地。

2014年將舞蹈事業 “落户”上海後,謝欣帶領舞團一路奔向國際舞台,並於2019年入選“上海青年文藝家培養計劃”。儘管過去一年裏新冠肺炎疫情肆虐全球,讓許多國外藝術團體陷入停演停訓的窘境,但謝欣與她的舞團早已重歸舞台。近半年來,她不僅用10支行雲流水般的舞蹈短節目打動綜藝觀眾,《九重奏》《熵》等新作也先後在上海國際舞蹈中心劇場亮相。

歷經蜕變,重新“爆發”,青年舞蹈家在上海不斷成長

“30歲往上是一個很美好的年齡階段,因為我們這個時候才發現我是誰。”謝欣如是説。謝欣曾先後加入過廣東現代舞團、金星舞蹈團、“陶身體”劇場、雷動天下現代舞團等,2014年“落户”上海時,她正好踏在30歲的門檻上。現在,謝欣舞蹈劇場已經在閔行區銀都西路紮下了根,從最初的5人規模拓展到9位舞者。她把家安在上海,也在這裏找到了事業的新起點。

2019年,謝欣在上海東方藝術中心跳完最後一場《大飯店》,當時已經懷孕8個月。那一年,她與舞團都經歷了重大蜕變,成名作《一撇一捺》在上海國際舞蹈中心劇場的支持下展開歐洲巡演,順勢打開了歐美市場。謝欣還入選了“上海青年文藝家培養計劃”——該計劃將文學、戲劇戲曲、影視、美術、音樂舞蹈界的優秀青年列入本市文藝人才庫,為其提供創作、演出、深造等機會,進行“一人一策”的精細化培養。

2020年伊始,謝欣摩拳擦掌準備大展拳腳,疫情卻突襲而至。舞蹈劇場推遲開工,謝欣卻閒不下來,不僅把身體訓練視頻分享在小紅書平台上,還靜心構思新作品。隨着疫情得到有效控制,上海舞台恢復了活力。新作 《九重奏》於2020年7月在上海國際舞蹈中心劇場舉行世界首演,而後她又與演員尹昉合作排演《熵》。對這些年輕人而言,上海就是藝術創新的 “福地”——謝欣是上海國際舞蹈中心劇場的“聯合藝術家”,而尹昉曾入選上海國際藝術節推出的“扶持青年藝術家計劃”,他們合作的《熵X隱形的存在》則是國舞劇場的委約作品。

歷經蜕變,重新“爆發”,是2020年上海藝術舞台的真實寫照。一年間,上海歌舞團出品的舞劇《永不消逝的電波》完成了第200場演出,上海芭蕾舞團的現代芭蕾《綻放》向比利時直播。上海國際舞蹈中心劇場 “青年孵化平台”也迎來了集中“爆發”之年,《我用一支舞帶你飛上天》《攝生》等多部委約作品、聯合制作作品與觀眾見面。

以“有思想的舞蹈”為藝術生命畫下重要符號

已功成名就的舞蹈家為何來到《舞蹈風暴》,以普通選手的身份上台競技?“希望被更多人看到,讓中國的現代舞‘出圈’。”謝欣的目的很直接。

《舞蹈風暴》第二季首播當晚,謝欣用一支不足三分鐘的《流痕》驚豔了全場。“流淌在身上的是水流,但流逝的是時間。”在她的編舞構想中,圓形舞台像是日晷台,而舞者就是中央的指針,把所有珍貴的記憶銘刻進身體裏。近四個月來,謝欣用10支不同風格的舞蹈“跳”進了觀眾的心裏:《不在》回溯了“逆流的時光”;《幻·鏡》展現超然物外的“出塵感”……時間、情感等抽象元素被她信手拈來,又以細膩的表演潤人心田。

“《舞蹈風暴》的10支作品,每一支對我來説都很珍貴。”謝欣説,“以舞蹈的獨白,把我作為一個舞者的感受,通過聲音、通過動作留在這個舞台上。”儘管《舞蹈風暴》匯聚了不同舞種的頂級選手,技巧難分伯仲,但走到最後的往往是表演與編創能力俱佳的複合型舞者。“作品表達了我的真實想法,吸引到觀眾炙熱的目光和真實的鼓勵,就是最大的收穫。只要有一些人覺得我跳進他們的心裏,就夠了。”